诚博国际

                                                      来源:诚博国际
                                                      发稿时间:2020-08-07 18:04:13

                                                      粉丝文化研究者胡岑岑:从追星族到粉丝团,变的不止是名字长期研究粉丝文化的一位传播学者、北京体育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师胡岑岑在中国之声《新闻有观点》中点评说到,陈美君所在的女团BEJ48并非大众认知度很高的团体,粉丝数量有限,“有限的”粉丝数量决定了艺人与粉丝之间的依靠度特别高。而经纪公司是要营销女团成员的“人设”的,面向目标粉丝营销,因而对“私联粉丝”非常不能容忍,其他粉丝也不能容忍艺人和某位粉丝的亲密关系。

                                                      气愤的杰克曼转而在微博上曝光了此事,称自己钱花了不少,却连陈美君的电话号码都没拿到,每次与她联系、给她发红包,陈美君都会使用不同的小号,还提醒他别把微博对话告诉别人。

                                                      该案的主审法官金清华接受中国之声《新闻有观点》采访时表示,《专属艺人合约》对女团艺人的职业操守进行了细化的约定,其中包括不能够跟粉丝发生私下经济往来,陈某需承担违约责任。

                                                      业内人士:粉丝经济也有灰色地带,

                                                      昵称为“杰克曼”的男性网友是BEJ48前成员陈美君的忠实粉丝,他曾在微博上向陈美君表示“20出头的女生正应该是享受生活的年纪”,并表示自己愿意在经济上帮助她。陈美君接受了他的提议,在微博上表示“嘘寒问暖不如转笔巨款”,杰克曼也开始叫陈美君“宝贝”,二人由此开始了艺人与粉丝之间的私下联络。

                                                      据网络公开信息显示,在河南省唐河县大河屯镇部分学校中,存在教师长期“离线”、占编不谋事、在编不在岗现象。有教师在学校挂名后外出打工,有教师办理病退后在镇上卖家具等,一边“吃空饷”一边“赚外快”。

                                                      有网友表示,若不是陈美君与男粉丝之间“价钱没谈拢”,男粉丝自己将事情曝光在微博上,那这样的事情可能永远都不会为大众所知,经纪公司对艺人的私下行为很难约束。对此,知名影视投资人、影评人谭飞在中国之声《新闻有观点》中表示:陈美君一案虽是个案,但影响十分恶劣,也确实反映出公司对艺人的管理存在一定困难,毕竟社交行为属于艺人的私生活,公司不好干预太多。

                                                      同时,脱岗教师杨某龙所在大河屯镇一初中校长杨某宽,方某颖原在法云寺小学校长王行某,赵某所在王老庄小学校长李某崇,张某、王某诗所在车厢店小学校长郝某,郝某菊所在肖庄小学校长王某,李某所在郝马庄小学校长郝某军,曹某婉所在夏岗小学校长曹某庆,在学校日常管理工作中对教师队伍管理松散、失职失责,以致所在学校出现教师脱岗及“吃空饷”问题,拟给予杨某宽、王行某、李某崇、郝某、王某、郝某军、曹某庆警告处分。

                                                      公司认为陈美君的不当行为对自身以及公司形象造成了恶劣影响,将其起诉至法庭,要求解除双方签订的《专属艺人合约》,并索赔违约金300万元,律师费5万元。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考虑到履行合约的实际情况以及陈美君的违约程度、经济状况等,判决合约解除,陈美君支付原告公司违约金35万元。

                                                      经查:原法云寺小学教师方某颖以生病为由,未按规定履行请假手续,自2014年春期至2018年秋期累计1261天未在岗任教,并出资找他人顶岗代课;夏岗小学教师曹某婉以儿子、本人生病为由,未按规定履行请假手续,自2016春期至2019年秋期累计1109天未在岗任教,并出资找他人顶岗代课;王老庄小学教师赵某以生病为由,未按规定履行请假手续,自2017年秋期至2019年秋期累计837天未在岗任教,并出资找他人顶岗代课;车厢店小学教师王某诗以家中有事为由,未按规定履行请假手续,2019年秋期累计132天未在岗任教;郝马庄小学教师李某以女儿生病为由,未按规定履行请假手续,2019年秋期累计115天未在岗任教,并出资找他人顶岗代课。